01.迦南

01.迦南(Canaan)

为幸存者们所留的墓地,是否应该冠以此名?

——终末岛之歌



世界已经毁灭了。

但是不幸地,人类并未随之灭绝。

幸存者们乘着方舟,来到了这座岛屿、或许是世界上仅存的陆地——迦南。

听着钟塔指针转动之声,苟延残喘,逐渐消亡……


咚、咚、咚——

钟声敲响,响彻岛屿,回音之中,众人苏醒。

少女「嗯唔……」伸了个懒腰,然后从床上掉了下去,额头在地板上咣地敲了一下。


 「呜呀!」


她捂住额头,在地上缩成一团。

等到疼痛缓和一点,她才爬起来,拍了拍睡裙。


「为、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呜……」


一天才开始,少女的心情就已经耷了下去。

房间没有窗户,伸手不见五指,根本分辨不清白天和黑夜,但她早就熟悉了方位。

在黑暗中摸索着换好衣服、绑好靴子后,她在门上用力一推。


喀啦啦,在碎石滚落的声音中,门扉一下子旋开。

明媚的阳光刺得她一眯眼,不过,暖洋洋的空气又让她心情好转过来。


「今天的石蚀不那么严重呢,感觉~会有好事发生!」


她一步蹦下三层台阶,右脚先落地的同时转了一圈,白色裙摆摇曳,金色发丝飘扬,如同绽放的百合花。

天空澄净,和她的眼睛一样蓝。

从外面看,少女的房子就只有一个房间大小,用石砖砌成,方方正正,就像个匣子。

木门上面覆着一层石苔,那是夜晚的石蚀留下的痕迹。

不只是她,迦南的人们都住这种房子——如果不想在睡梦中化作石头的话。


「嗯……今天做什么好呢?」


少女站定,开始思考一天的规划。


「……果然,先打扫墓园吧!和昨天一样!」


还有前天、大前天……每天都一样!她在心里把话说完。


「在那之前……大家都起床了吗,没有人还在睡懒觉吧?」


少女在街上东张西望。恰巧、在熟悉的喀啦声中,她对面的房门开启。

一位棕发的青年踉跄两步从里面出现,身后跟着一位略显成熟的年轻女性。两人——应该说小岛的所有人,都穿着和丽贝差不多的白色衣服。


「是丽贝啊,早上好。」

「早上好,埃伯先生,爱拉姊!」


扎着低马尾的褐发女性、爱拉,带着微笑向她致意。而少女——丽贝元气满满地向他们回应。

此起彼伏的碎石剥落声中,小岛的住民们纷纷从匣间里出来,在阳光下伸着懒腰。


「我们现在要去磨坊领餐,一起走吗?」

「呃,我得先……」


丽贝伸手比出小人跑步的样子,爱拉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帮你领了放到老地方喔。」

「好!谢谢、埃伯先生——那我出发了!」

「路上小心。」


两人向她道别时,她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了,只听见回应远远传来——「你们也是,路上小心~」

这孩子,不光腿脚快,耳朵也很灵呢。




小岛很小,但是很大。如果丽贝想沿着小岛边缘跑一圈,就是一刻不停也花上一整天。

丽贝在用早餐之前,要先在岛屿西北巡视一下。随后去墓园打扫落叶,再去中庭和大家一起吃午饭,午后去西南角巡视,如果没有异状,就去温室帮忙。

她一边掰着手指数好自己今天要做的事,一边在石匣房屋间穿行。


小岛的地形还挺有规律的,从边缘的沙滩向内、地势逐渐升高,到中心处则有山峰簇拥。最中央似乎有着一座钟塔,但由于群山的阻挡,人们去不了那边,从这边只能看到泛着金光的塔尖。

在裙摆翻飞间、丽贝一路弯弯绕绕,终于站上了聚居区的最高处,天然的阶梯形让下方的景色一览无余,深灰的石屋到淡金的海滩,再到碧蓝的海波乃至天海相接的所在……


「似乎今天没问题呢……」


她看着这些空荡荡的石头房子,忽然开始想象——如果大家不是去了温室,而是真的都离开了……会怎么样呢?

丽贝摇了摇头,顿住了脚步。


「好了,去墓园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