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起 英雄,站起

「兽」转动脑袋,看着爬虫哭着叫着消失在黑暗里。


(气息……还在……)

(命令……)

(狩猎……)

(人类……奖励……)

(在……在……)


「兽」很高兴。

久违的自由活动让「兽」想起了过去,虽然脑子变迟钝了,但是看着渺小的人类在自己的触肢下无力哭喊的样子,让它胸中升起令人怀念的快感。

因为自己的特技,那些烦人的飞虫根本没有发现它已经潜入了城市。其他行走在地上的爬虫根本就不值得它放在眼里。快乐,就像来到玩具城的孩子一样,「兽」感到了无比的快乐。

更何况一切结束之后还有额外的「奖励」。


(好……好……)

(奖励……好……)


「兽」感觉到快感的电流在神经中流窜,平常隐藏在体内的生殖器官已经撑开保护层露出体外。


(找……奖励……)

(▆▆……飞虫……)


根据自己的「感肢」,飞虫的魔力气味留下的痕迹就像三维模型一样浮现在它的大脑中。很近,离自己很近,而还在不断接近。

虽然多少气味有所变化,但这并不是「兽」需要考虑的问题。▆▆已经全部决定好了。

「兽」兴奋地扬起长长的「感肢」,发出高亢的气鸣声。战斗!交配!然后是战斗!只有这样「兽」才有存在的意义。它高兴地手舞足蹈,全然没注意到脚边脆弱的爬虫即将在它的脚下丧命。


(出现……了————)


闪光,然后是热。疼痛,它居然会感到疼痛?「兽」贫乏的大脑无法理解当下的情况。它的身体突然就飞了出去。

出现在它眼前的不是▆▆所说的,像蜥蜴一样的小飞虫,而是樱花色的,像火焰一样灼热的走地虫。

那股魔力,和那些烦人的飞虫类似。明明是飞虫,却不飞在天上,偏偏要在地上走。最重要的是自己因为这一点放松警惕,被虫子阴了一把,这让「兽」很恼火。


(战斗……)


无须思考,「兽」本身就是天生的战斗机器。它张开射击孔,向爬虫发起攻击。



…………



真是千钧一发,我想。


时间回到三分钟前。


那只自称「若」的神秘小龙在说完「交给你了」之后就变成光消失在我的体内。然后我就感觉全身像是火烧一样,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魔法少女」——是在天星兽肆虐时出现的,专门和天星兽战斗的,具有特殊能力的少女们的称呼。根据若消失前所说的话,我似乎变成魔法少女了。但是……诶?我是男人来着?!

轻飘飘的洋裙,和自动出现在手上的魔杖。身高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头发变长了,在我脑袋右侧扎成一束。最重要的是,我感觉胸前像是多出了新的器官一样向前凸起,虽然大部分包裹在洋裙的领子底下,但露出的肌肤白白嫩嫩的,和我原本胸部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总之,现在不是纠结这些小事的时候。无论怎样,假设若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应该有了能和怪兽正面对抗的力量。我立马沿着之前的路向街上跑去。


话说回来,魔法少女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样的?之前只在新闻或是网上看到过,好像每个魔法少女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特殊力量。我的特殊力量是什么?倒不如说我该怎么使用魔法少女的力量?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的第一感觉是奔跑的身体好轻。全身的知觉都像被加强了一样,世界变得无比清晰,就连最黑暗的角落我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除此以外,我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在我的正前方——街道的方向上,有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某种东西」在。那大概就是怪物了。

我的第二感觉是——好热,随着奔跑,热量从身体中的某处涌了出来。这不是正常运动时会产生的热量,而是某种更热,更强烈的……


怪物又在发出刺耳的鸣叫声。很近,已经很近了。

我冲到街道上,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挣扎爬行的混混即将被怪物踩在脚下。


「住手!」


怪物当然不可能听懂我的话,但是我能做什么?!没有任何人教过我该如何和这种怪物战斗。

难道……我还是……

不要!我要战斗!不管怎么样,我只能上了!

一股热量从身体里,从腹部,从心脏。爆发出来。


「住手——」


我什么没有想,只是像面对小混混那样,鼓起全身力气直直地撞了过去。



时间回到现在。

看着怪物突然从眼前消失,我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身体内部像是有一团火焰在四肢和躯干中流转,好热。


「这就是——魔法少女的力量!」


能赢!怪物也没我想象中那么可怕。我能赢!我有魔法少女的力量!

能赢……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被我撞飞的怪物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站起来,面朝我的方向怒吼着。它的背上伸出一条条触手,肩膀上的表皮裂开,露出一排神秘的孔洞。

我能感受到,什么东西在怪物的肩膀附近聚集着——我想那一定是某种射击攻击!

按现在的位置,我边上的混混也会被卷进怪物的射击范围。虽然知道随意搬运伤员不好,我还是用公主抱的方式把他抱起,向一边跳去。

一阵「咻咻」的风声紧贴着我的脚后跟擦过。那是骨制的钉子,上面还沾着恶心的粘液。粘液大概具有腐蚀性,骨钉插在地面的部分发出滋滋的声音冒着白烟。


(又来了!)


我用力蹬着地面,在骨钉的暴风雨中左闪右躲。

混混像是坐在紧急加速的过山车里一样,被紧紧地压在我身上,发出近似呕吐的声音。不是我的错觉吧?我低头看去——


(啊,吐血了。)


这样下去不行,我找准机会,朝着没人的方向奔跑,拉开了和怪物之间的距离。这样就没问题了。

混混的大哥哥无力地拍打着我的手臂。


「别乱动!」

「tang——好烫——」


他有气无力地惨叫着,和我直接接触的皮肤全都一片通红,发出轻微的烤肉的声音。


「啊,抱歉——」


我吓了一跳,连忙松手把他丢在地上,结果害得他又吐出了血。


看来,我体内的热量并不是我的错觉,而是会真实反应在我的身上。

另外,通过刚刚的战斗我大概明白了,这股热量会强化我的运动能力,并且温度会随着身体活动越来越高。反过来,随着温度变高,我的身体也会变得更加轻盈。证据就是一开始还只能勉强躲过骨钉的我,现在已经可以轻松地从骨钉发射间的缝隙穿过,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大概这就是我的特殊能力。

单靠这个我能打倒这个怪物吗?

还是说,只要我拖住怪物,别的魔法少女会赶来?不,不能抱着这种希望。但是我也缺少攻击的手段。怪物的表皮就像水泥的石板一样坚硬,我一开始把它撞飞的时候就像撞在一堵墙上。还好我的身体足够结实才没有大碍,而怪物却好像一点伤都没有。大概我的攻击是没法对它造成伤害的。

像现在这样,躲过怪物的攻击,保护好受伤的人已经是尽全力了。


怪物似乎理解了骨钉无法对我造成威胁,不再随便发射攻击。缠绕在它肩头的「气团」也缩小了很多,可以认为它的骨钉也不是无穷无尽的。

它眯起凶恶的眼睛,像是在思考。


(怪物也会思考吗?)


我不知道。但是怪物随后转动身体,将触手伸向不远处昏迷的路人。


「不好!」


我连忙向前跑去。必须赶在怪物之前把路人救走。虽然接触到我的身体会被烫伤,但是也好过死在怪物手里。

却没想到,怪物好像就看准了这个时机,甩动长长的鼻子向我挥来。

来不及……调整体势!

我被怪物正面击中肚子,身体弯成ㄑ字形飞出去,撞在路灯上。

就像肚子上被揍了一拳一样,剧烈的疼痛让我趴在地上,发出呕吐的声音。

看到我的样子,怪物得意得扬起鼻子,发出高亢的鸣叫声。


已经……不行了……

就算我躲过攻击,怪物也会转头去攻击普通人。如果为了救普通人而停下脚步的话,这次就会换我被击中。

在不打败怪物的同时,躲过它的所有攻击,并救下所有人的方法,凭我的笨蛋脑袋是想不到的。

在没有攻击力的我面前,这已经是死局了。

还是说,我应该堵上自己的所有力量和怪物同归于尽?可是万一再次被击中的话,我肯定会就这样倒下的。

说不定……死?!

怎么办……

怎么办…………

果然我还是…………


——哥哥,你总是想得太多了。


诶?元史?!

在冥冥之中,我好像听到了弟弟的声音。

如果是我聪明的弟弟会怎么做呢?


——不对,哥哥没必要模仿我的做法。


但是,不这样的话,我什么也做不到……


——哥哥就用哥哥的做法就好了。

——哪怕慢一点,绕一点远路,如果是哥哥肯定没问题的。


元史还说过这样的话吗?肯定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从初中上了不同学校,我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但是……即便如此……

我还是想回到那个时候。

所以我不能输……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在等着我!怎么能在这里倒下!


身体中心迸发出来新的热量,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炽热。新的热量不再是局限在我的体内,而是随着我站起身,放射到周围的空间中。


疼痛

害怕

失败


不对,我要战斗!我要赢!

元史说得对,我总是在开始之前就想着失败,想着自己做不到该怎么办,但是真正的战斗和那没有关系。

我只要拼尽自己的全力就行了。


热量的剧烈放出让我的身体变得像是燃烧着火焰,我抬起腿,向前迈出一步。地面像是橡胶一样软绵绵的,但我还是设法用脚掌抓住地面。

我不会打架,自打出生起一场正经的架都没有打过,也不知道战斗的方法。但是即便是我这样的笨蛋,也有属于笨蛋的战斗方式。因为我是笨蛋,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战斗!那就是——

我狠狠地踩踏地面,巨大的推力推着我往前飞去。一瞬间,感觉世界在离我远去——不,不对,是我前进的速度太快了!

怪物想要张开大嘴,不知道想要干什么,但是这也无所谓了。在那之前,我就已经冲到了它的面前。像岩石一样坚硬的皮肤就在我触手可及的距离,但是我却因为速度太快不受控制,连调整自己的姿势都做不到。

在最后关头,我只能勉强举起魔法少女的魔杖,双手向前推去——




side蓝亚————————————


魔法少女院,海城区支部。


当听到天星兽出现在市区内的时候,蓝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先是北坡区发出援助请求,平常和她搭档的魔法少女被临时调走。然后是突发情况的电波干扰,「院」内的电子仪器全像约好了一样集体失灵。

现在又告诉她,海城区出现了正体不明的天星兽,直到怪物深入到住宅区都没人发现?要她紧急出动?

蓝亚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到晚上八点了。今天本来是每周一次的限定泡芙享受时间。西树区车站的甜点店营业到八点半,要是快点结束的话可能还来得及。


「已经快到换班的时间了。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发现啊,朗?」

「诚恐惶恐。恐怕这次的『兽』具有隐身能力和潜行能力。隐身能力消去了外形,潜行能力隐藏了魔力的波动。所以吾等才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

「万幸,现场出现了强烈的魔法波动,吾等才能成功侦测。推测是和民间的魔法少女之间发生了战斗。」


有两对翅膀的小龙悬浮在蓝亚的身边,回答她的问题。它们是妖精龙,简单来说就是类似于魔法少女的吉祥物之类的存在,平常也可以起到探测器的作用。但实际上,魔法少女的力量来源于和妖精龙的合体。也就是说,妖精龙既是魔法少女的辅助,也控制着魔法少女变身的权力,有着类似监护人和管理人的职责。


「隐身能力?还有这种天星兽的吗?」

「是的,是存在的。」

「那岂不是说,哪怕是我在洗澡的时候,天星兽都随时可能出现在我家附近!」

「诚恐惶恐。」


蓝亚想象了一下自己正在泡澡的时候突然被怪兽袭击的场景,不快地抱住肩膀。


「不过这种具有特殊才能的『兽』很少自然诞生。实际上吾等也是第一次见到实物。可以认为这次的事件是单纯的事故,不会经常发生。」

「那还好……」



「蓝亚姐,我准备好了!可以出击了!」

「我知道了啦,快点搞定吧。」


穿着橙色魔法少女服的后辈已经提前变身完毕了,蓝亚也向自己的妖精龙朗打了个响指。


「变身——」


妖精龙化作一束光扑向蓝亚的胸口,和她合为一体。

光芒散去,蓝亚已经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短连衣裙,短裙底下是黑色的打底裤。


「『空击魔导士』『蜜糖橙子』出发!」


两名魔法少女化作一蓝一橙两颗流星划过天际。


…………


当蓝亚来到现场,天星兽早就不见了踪影。

不——这么说不太准确。准确的说法是,天星兽完整的身体已经找不到了。

留在现场的只有一条长长的坑道,和数块曾属于天星兽一部分的肉片。


「『空击魔导士』『蜜糖橙子』,请回应。」

「这里是『空击魔导士』,已经到达现场。天星兽已经消灭,应该是民间魔法少女做的。现场有多数伤者,需要医疗援助。」

「明白。现在派出救援队,完毕。」


结束通话,蓝亚发现后辈正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蓝亚前辈,好帅!好像专业的一样!」

「做得多就熟悉了罢了。就算不情愿,你以后也会变成这样。」


后辈还一脸兴奋地叽叽喳喳。蓝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后辈的话屏蔽在脑后。


「所以我才不想带新人……」

蓝亚自言自语道。


她缓缓降低飞行高度,打算靠近点看看地面的战斗痕迹。 随着离地面越来越近,蓝亚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空气扑面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焦油融化的臭味。

这儿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战斗?本来魔法少女的攻击对除天星兽以外的东西破坏力应该都很小,但是这地面却有一段长达上百米的部分好像被燃烧的犁耙拖过一样。起点和作为终点的天星兽尸体附近情况尤为严重。地面的焦油沥青直到现在都还是半熔化的状态。


(难道是天星兽的攻击?不,从这个攻击方向上看,明显是这发攻击将天星兽熔化击碎了。)

(况且,具有强力隐藏能力的天星兽同时还具有强大火力也太不合理了。天星兽应该和魔法少女一样,只具有一种特殊能力才对。)

(这么说来,应该是具有强大火力的火焰型魔法少女吧。)


(蓝亚!)

(嗯?怎么了?)


朗突然在蓝亚心里开口说话。和魔法少女合体的妖精龙可以像这样,通过念话和魔法少女进行心灵交流。


(这里的空气成分中含有毒气,推测为地面的焦油熔化后产生的焦油毒气。虽然已经用魔力进行过滤,但还是离远一点为好。)


「你说什么?!」

「怎么了,蓝亚前辈?」


看到蓝亚突然大叫起来,橙色少女也飞了过来。


「没时间解释了!快把昏倒的行人都搬到那边去!」


等到蓝亚和联络员解释清楚,再到救援队赶到,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


(这下肯定是来不及了。真希望「院」能给点补偿。)


为了不在后辈面前丢脸,蓝亚勉强控制住垂下的头,飘飘悠悠地向着支部飞去。






作者的碎碎念:

讲道理,我一开始是想写个大姐姐×年下忠犬的lovelove日常的,怎么感觉不大对呢emmmm

最要命的是前两天小琢磨了一下大纲更是一路跑偏回不来了。

要是按时间线走的话大概要第一部分写完才能进家里蹲废柴大姐姐部分,总之要是我忍不住了就随便塞点糖进去,时间线就不管了(放弃治疗)

劳逸结合才是长久之道。糖要吃,黑深残也要吃,这样才是健全。

你的回應